笔趣阁 > 夜的命名术 > 494、你的名字(修)

494、你的名字(修)


  狙击枪声轰鸣不息。

  庆尘的所有情绪都化为怒意,与枪火一起迸发。

  神秘事业部的二十七名时间行者在毫无防备之下,被一枚枚600米外飞来的子弹击倒。

  他们根本没有想到,在如今这大阪的神代主场,竟然还有人敢如此肆无忌惮的杀人!

  连之前来岛国搞破坏的时间行者们,如今也被逼的必须小心隐匿行踪!

  一时间,大阪关西机场外血腥无比,人们仓促逃避、寻找掩体。

  可那狙击枪声却无比稳定又迅速,根本不给他们任何机会。

  机场的硕大玻璃落地窗一面面破碎,碎片像是一蓬蓬清泉,晶莹剔透的砸落在地面。

  人群惊慌了,他们纷纷躲避着,生怕这次枪击事件波及到他们。。

  可是机场外的游客马上发现,杀人者的所有怒火都倾泻在神秘事业部身上,对方枪法精准到,完全不会波及到一旁的普通人。

  他们看着那些神秘事业部的‘大人物’们一个个倒下,像是有人在他们面前拉开了一副残酷的画卷。

  其实,如果有熟悉庆尘的人在场,就会明白庆尘此时必杀之心有多么坚决。

  他明明能够把射击距离拉的更远,但他偏偏把射击距离设置在完全不被风速、子弹飞行时间影响的范围内。

  事实上,庆尘乘坐那趟航班,就是为了杀掉这个中年人,然后将神秘事业部的时间行者引出来打。

  中年人是什么身份不重要。

  因为这一次庆尘要杀的神代时间行者太多了,这中年人不过是其中一个。

  重要的是,大阪这里是神代的主场,那些时间行者组织极其严密,斯年华曾劝庆尘先不要理会他们,毕竟想要在别人基地里大肆暗杀,一定会像捅了马蜂窝一样遭到疯狂反击。

  但是庆尘没管那么多,既然他们基地里人多,那就把对方给引出来打。

  很快,神秘事业部的二十多名时间行者,只剩下三四人在子弹到来前,找到了掩体。

  他们在电话里疯狂的呼叫着支援:“有狙击手袭击,对方故意将我们引过来然后提前设伏!狙击手就在关西机场对面的三栋楼里,但我们无法确定到底是哪栋楼!”

  大阪市役所、中央区役所、此花区役所内,都有数百名时间行者驾驶着车辆,疯狂驶入大阪市的主干道。

  所谓役所,就是行政机构办公地点的意思。

  由此也可以看出,神代的时间行者,对整个岛国的影响力有多么恐怖。

  庆尘这一举动,正如斯年华与季冠亚所说,犹如捅了马蜂窝一般。

  这些人都是荷枪实弹的,很快便封锁了大阪关西机场外的所有道路。

  他们带上耳麦,打开枪械保险,然后迅速朝着狙击手可能藏身的三栋大楼逼近。

  然而此时,身处一栋公寓房间的庆尘已经放下了狙击枪。

  他将狙击枪放在窗台上。

  平静无比的换上公寓里的另一套衣服,这是有人提前为他准备好的。

  庆尘将自己来大阪时所携带的证件全都烧掉,拿好某个抽屉里的另一份证件,这才朝公寓外走去。

  就在出门的一瞬间,他的模样已经变得与新证件上一模一样了。

  像是在印证林小笑、叶晚说过的话一般,当庆尘铁了心想要隐匿行迹的那一刻,他会如同一滴水汇入大海,让所有敌人都再也无法找到他。

  他的禁忌物都藏在遭遇狼群攻击的树林里了。

  当时他知道自己将要死亡,如果他死亡的话,连以德服人也同样会浮出身体。

  为了不在死后给神代爆一地装备。

  所以秉着就算死也不能便宜敌人的原则,庆尘宁愿让那些禁忌物永不见天日,也要将它们都藏起来。

  事实是,如果没将禁忌物藏起来,那些禁忌物或许早就被神代云合搜走了,这个决定还是非常明智的。

  不过,唯独禁忌物ACE-005大福不同,就算庆尘死了它也不会从庆尘面部脱落。

  而且神代也根本想不到它的收容条件,无法使用。

  所以禁忌物ACE-005是庆尘身后的最后一件禁忌物,其他的还需要等他脱困后从树林中取回。

  当然,也正是这最后一件禁忌物,给了庆尘在大阪大开杀戒的机会。

  斯年华找上门的时候说得很清楚,她将毫无条件、毫无保留的在表世界协助庆尘。

  庆尘的要求也很简单,他不需要斯年华与季冠亚参与战斗,只用将他需要的东西放在指定位置就可以了。

  当时斯年华想要提供更多帮助,甚至直接在岛国本土再次发动时间行者之间的战斗,但庆尘没有同意。

  那时候斯年华还不知道,仅仅提供一点身份证件,就足以让庆尘给神秘事业部制造无穷的麻烦了。

  庆尘走出大楼时后不久便发现,神秘事业部已经在各个交通要道设置关卡。

  所有想要通过的车辆、行人,都必须出示证件。

  庆尘混在路人之中,与常人无异的接受检查,然后被允许通行。

  神秘事业部明显已经查到了庆尘在飞机上使用的身份信息。

  但庆尘登机的时候,就使用了假身份和假证件。

  神代此时要找的是一个名叫‘关中科’的18岁少年,跟庆尘有什么关系?

  越来越多的神代时间行者与庆尘擦肩而过,少年则走入人群,消失不见。

  与此同时,不知何时已经偷渡入境的斯年华和季冠亚两人,正坐在大阪心斋桥不远处的一间居酒屋里。

  季冠亚笑着看向斯年华:“那位已经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了,我们在这里喝酒会不会有点不合适?”

  斯年华看了他一眼:“你要想去送死,我也不拦着。”

  “你是庆氏的,所以称呼那位为未来新老板也不过分,但我是李氏的,未必需要给他拼命,”季冠亚浅啜了一口清酒。

  清酒名叫“十四代.白云去来”,入口甘甜清爽,几乎尝不出里面的酒精味道,被许多人称作清酒界的茅台。

  这两人倒是挺会享受。

  斯年华淡然说道:“你也不用这么急着置身事外,如果李长青知道你在这次回归时摸鱼,恐怕你的下场会很惨。”

  季冠亚不以为意,他想了想说道:“我倒是有点好奇,你的这位未来老板到底要干什么?这大阪市有数千名时间行者,他杀掉这二十多人,对神代来说就像是毛毛雨一样,有什么实际意义呢?”

  斯年华放下了原本夹着金枪鱼刺身的筷子,平静说道:“他需要神代把神经紧绷起来,先紧绷十来天再说。他没有打算一来到大阪就大开杀戒,这位新老板似乎要等待一个更好的时机,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。”

  接下来的十多天时间里,神秘事业部必然处在神经紧绷的情绪中,一方面要追查杀人者,一方面要提防狙击手再次暗杀重要人物。

  然而庆尘不会在此期间继续暗杀目标了。

  他会在对方神经紧绷到极限的时候,再次回到这里。

  此时此刻。

  斯年华的人,已经按照庆尘安排混在了人群之中。

  他们在暗中收集这次暗杀后的有关数据:每个役所里有多少神代时间行者、每个役所在危机事件发生时的反应速度、役所里有什么人。

  最关键的是,神代的天选之人到底藏在哪里。

  这才是庆尘想知道的信息。

  季冠亚忽然说道:“但就算是杀掉二十多人,也不至于让神代紧绷太久吧?”

  斯年华想了想说道:“那位说他自有办法。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关西机场内。

  一名中年人正默默的看着监控视频里,少年干脆利落的杀人手法。

  这杀人效率实在太高了,一定得是见惯了生死的杀手才行。

  要知道那位中年时间行者可是打过两针基因药剂的,但在杀人者面前,完全反应不过来。

  而且,这刺破脾脏的手法也太犀利了,想从体外寻找脾脏,那得是练过多少次手才能如此精准?

  他在通讯频道里问道:“找到狙击点了吗?”

  耳麦里响起声音:“报告长官,还没有,我们在对三栋楼进行挨家挨户搜索,狙击枪会产生的硝烟气味是藏不住的。”

  “嗯,继续寻找,”中年人起身。

  他默默的看着尸体,忽然在想,到底是谁来了神代的主场,还如此的嚣张?

  是那位庆尘督查吗?或者……是那位白昼的老板来了?

  无法确定,射击距离太近了,很多狙击手都能做到这一点,所以未必是白昼的那位老板。

  此时,庆尘是骑士的消息也属于神代高层机密,并没有让太多人知道。

  在这次回归以前,神代财团已经对所有时间行者下令,让他们小心庆氏时间行者、庆尘、白昼、昆仑、九州的反击。

  但这个命令主要还是针对中国境内的神代时间行者,也没人想到对方会直接杀到岛国本土来。

 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,负责搜索三栋大楼的行动小队,已经踹开了某扇公寓的房门。

  下一刻,他们欣喜若狂的看到窗台上那支狙击枪!

  但很快,他们便又失望了,因为这屋里已经空空如也,狙击手早就不知道去了何处。

  一名神代时间行者缓缓走向狙击枪,他突然看到狙击枪旁还放着一张卡片。

  时间行者拿起一看,那赫然是一张扑克。

  扑克上是嬉笑着的Joker。

  当机场内中年人得知这一切的时候,愕然无比:“是那位在阿姆斯特丹策划了一切的Joker?!快告诉长官,大阪市役所要立刻进入战备状态!”

  那位Joker,怎么会突然来到岛国本土!?

  一时间,神秘事业部如临大敌。

  太阳逐渐西垂。

  一辆从大阪市出发的浓飞巴士,正穿越山区里的一条条隧道,朝着高山飞驒(tuo)驶去。

  岐阜(fu)县。

  那里是织田信长征战天下的起点。

  也是《你的名字》动画里糸(si)守村的取景地。

  这里有着岛国最高的山脉、最清澈的溪水、最怡人的温泉。

  庆尘在浓飞巴士后排安安静静的坐着,双手里的魔方在景色面前也放缓了速度。

  夕阳透过车窗招摇在他脸上,让少年稍微有了一丝暖意。

  ……

  抱歉更新晚了,卖报非缠着我不让我更新,大家要怪就怪他。

  另外推一下小龙新书《明克街13号》,简介:我喜欢坐在夜晚空无一人的大街上,听着“他们”的窃窃私语,享受着“他们”的喧嚣。

  这条推书是小龙来我酒店房间,盯着我发出来的,大家可以去看看……


  (https://www.biqudu.com/137_137176/589110988.html)


1秒记住笔趣阁:www.biqudu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d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