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暴君有病要我治 > 第16章 谁干的

第16章 谁干的

  听到萧洌说自己是被人推下水的,叶清溪心脏猛地一缩。刚刚还说不让她救他,他明明是自己跳下来的啊,突然来个被人推下水是几个意思?要搞她吗!

  叶清溪暗暗摩拳擦掌,反正有太后在她背后当靠山,她怕什么?太后怎么都不可能相信她会害皇帝啊,一没有动机,二她又不傻,害死皇帝她不就没有了利用价值嘛。就是他要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指认她,太后要没有后顾之忧地帮她脱罪就麻烦了!

  真是的呀,早知道她就由他去了,真是个白眼狼!

  “谁?”太后眉头一皱,紧张地问道。没想到她曾经担心的事,还真的发生了。

  叶清溪正等着萧洌指她,却见他越过她望向稍远的位置,抬手一点:“那四人之一,或者全都有份。”

  叶清溪顺着萧洌的视线看去,只见两个宫女和两个湿漉漉的内侍正惊慌地站在那里。

  “把他们给我抓起来!”太后震怒道。这世上能让她情绪失控的事不多了,唯有洌儿的事是她的逆鳞,谁也触碰不得。

  原、原来小皇帝是说那四个人……他们正是之前湖心亭伺候的几人。他这次居然不是搞她么?可他们几人又不是她有太后罩着,他要是想要处置他们根本无需找任何借口,那么说来他所说的被人推下水是真的?还是说,他不想让太后知道他自杀,所以故意把锅甩到即便争辩也没什么用的宫人身上?

  叶清溪一时间脑子里转过许多可能,忍不住为自己之前心里默默地冤枉了萧洌会甩锅给她而微微愧疚。

  那四人被侍卫摁住时惊慌失措地喊着饶命,太后充耳不闻,扶起了萧洌让人带回去换衣服免得着凉,又过来问叶清溪:“清溪,你怎么也全身湿透了?”

  叶清溪道:“是这样……”她忽然打了个喷嚏。

  太后忙道:“算了一会儿说,你先去换衣服。”她匆匆赶来时只看到叶清溪压着洌儿似乎很恼火的在说些什么,但如今不是说话的地方,她只得稍后再问。

  之后,叶清溪被带回乾清宫先简单擦洗了下,换了身干净的衣服,又将头发擦得半干,这才去了东暖阁。

  太后和萧洌在主位,那四个宫人跪了一地,叶清溪进去时太后示意她坐到右手边,她便无声地照办了。

  皇帝差点被人谋害是件大事,太后此刻亦是强压愤怒,冷冷地望着下方的几人:“说吧,你们谁干的?”

  “不是我,不是我,娘娘饶命!”

  几人纷纷叫起了屈。

  太后之前只从萧洌口中得知是叶清溪把他救上来,此刻对叶清溪又多了分感激,想了想问她道:“清溪,当时怎么回事,你来说说。”

  叶清溪看了眼萧洌,他垂眸不知在想什么,倒是一点都不像是死里逃生后的模样,她再看向太后,后者正凝眉看着她等着答案。

  所以说,萧洌究竟跟太后说了多少当时的事?

  叶清溪觉得“你儿子推我下水”这话她有些说不出口,当时的情况稍有些复杂,是她一开始不小心才会差点掉水里,即便没有萧洌的一抓一放,他若袖手旁观,她落水的最终结局是不变的。这当然不是说她就不气他明明抓住她了却放手一事,可转念想想,跟个精神病人她计较得过来么?

  叶清溪道:“当时我与皇上一起在湖心亭前站着,我失足落水了,刚开始我忘记自己会游泳一事,就沉了下去,等我想起浮上水面,就发现皇上也刚落了水。”她把自己当时想着要不要救他的那段心理活动给略去,“有两个内侍跳下水去救皇上,但看着不太行的样子,我便游过去把皇上救上岸了。”

  “当时站在我右手边的人是谁?”萧洌忽然出声。

  叶清溪有些惊讶,萧洌不是甩锅,还真有这么个人么?

  她回忆了一番,她记得当时萧洌站在那块空地中轴偏右的位置,她浮出水看他时他已经落了水,而原本他站的地方偏右的位置……她记得没人。

  所以萧洌这还是在甩锅吗!

  “我在水中没看到那位置有人。”叶清溪实话实说,萧洌若想甩锅她拦不住,可不能通过她的证言!

  不过……她还记得那两个跳下水想救萧洌自己却差点淹死的内侍,一个已经游到萧洌身边了差点被他摁水里淹死,另一个估计不会游泳,刚下水就使劲扑腾,当时她把萧洌救走时还看过一眼,不会游泳的那个已被还在陆地上的宫女拉回了岸上,而没了萧洌摁着,那会游泳的也自己游上了岸。如果光从她当时看到的那两个内侍的位置来看,那不会游泳的很符合萧洌的描述,但……她要是说了,会不会把一个无辜的人置于死地?

  在不知道萧洌是真的被人推下水还是只是甩锅的情况下,叶清溪也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太后听了叶清溪的话微微皱眉,冷冷看向跪地的四人道:“谁干的,早些说出来,将幕后主使也一并坦白,哀家许还能放你家人一条生路。否则,你们四人和你们的家人,一个都跑不了!”

  叶清溪闻言心中一凛,这可不是那个无罪推定的年代,即便太后原来是现代人,可涉及到她儿子的,她怕也冷静不了。她不肯说出她看到的,到头来或许是害了四个人。

  她一抬头见四人纷纷磕头求饶,犹豫了片刻终于出声道:“太后娘娘,我记得当时有个不会游泳的内侍,在水里的位置与皇上所说的有些相近。”

  太后眉目一凝,厉声道:“清溪姑娘说的是哪个?”

  那两个宫女是将不会游泳的内侍拉上来的,原本怕得要死,如今见有转机,忙指着其中岁数更小点的内侍:“是何江!”

  被指认的何江顿时抖得更厉害了,整个人瘫软在地,恐惧得半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“谁指使你的?”太后手上青筋直冒,恨声怒斥道。

  何江抖了半天,终于结结巴巴地说:“没、没人指使奴婢,奴婢是一时冲动,求娘娘开、开恩!”

  他无论是面上的神情,还是声音里都充满了恐惧和绝望,谋害皇帝的罪名,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转机的,他已是个必死之人。

  “胆大包天的狗东西,连皇上你都敢害!”太后怒不可遏,她不知道周围伺候的人里还有多少人抱着这样的心思,光想一想她就觉恼怒,一旦有人开了这头,谁知道今后会不会有人效仿?

  她已打定主意要重罚,又想此事绝不可能是一个小小的内侍能做得出来的,便稍敛了怒气道:“把你身后之人交代出来,哀家便饶你亲族不死。”

  “娘、娘娘!奴婢真的只是一时冲动,并不是受谁指使!”何江牙齿打着颤,心中早已后悔不迭,只想保住自己亲族的性命,竭尽全力把话说明白,“当时、当时奴婢是鬼迷了心窍,见叶姑娘落水后其余人都看她去了,奴婢、奴婢当时离皇上最近,便、便推了他……奴婢当时便后悔了,赶紧下水去救皇上……求求娘娘,奴婢死不足惜,求娘娘不要迁罪他人!奴婢罪该万死!”

  他当时确实是鬼迷了心窍,也不知自己怎么如此胆大竟然敢对皇上动手,可那时候,在他脑海中出现的却是一张毫无生息的脸……明明她没有犯任何错,却被皇上活活溺死,凭什么,凭什么!那时候的恨意突然便涌入他的脑中,让他鬼使神差般趁乱动了手,可等皇上落了水,他也清醒过来,怕得不行。但此刻,他绝不会说出他的恨,绝不能让娘娘迁怒于她的家人……

  太后久久没有出声,片刻后她道:“将何江关起来。其余三人也先拉下去关着。”

  传令后有人进来将人都拖了出去,除了何江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,其余三人不停地哀声求饶,只是没人理会他们。

  叶清溪这时候才明白过来,萧洌原来并没有甩锅,确实是有人把他推下水。可为什么那时候他又嫌弃她救他呢?想来,应当是有人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推他下水,他本就情绪抑郁,因此顺势想着死了算了,没什么求生欲望,这才在被救上来之后怪她多管闲事。

  虽说他的做法依然挺消极的,可至少不是主动去寻死,总让人觉得些许宽慰。

  “洌儿,清溪,你们先去歇息吧。”太后缓声道。

  萧洌终于正眼看向叶清溪,展颜一笑:“母后,今日多亏表妹救我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只是表妹也因此名节有失,我不能不报恩吧。”

  叶清溪一愣,她当时光顾着救人了,根本没想到古代还有名节有失这一层,当然即便想到,她也不可能因为这顾虑而不救人。

  萧洌撑着下巴,笑靥如花:“这下表妹不嫁朕也不行了呢。”

看过《暴君有病要我治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