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辣手兵王 > 第二百一十五章 亲戚
  李子扬这这一群人之中的老大,虽然吓得够呛,但是他也知道,哪怕是吓破胆子到最后,也得有个说法。

  于是他强忍着心头的恐惧,嘴唇有些发白,脸上想要堆起笑容,却肌肉僵硬,看着比哭都难看:

  “曼妮姐,我是李子扬啊,我爸爸是李中岳,跟卢伯父有合作,我有幸跟着父亲,见过您几面的!”

  李子扬以为套套近乎,能让卢曼妮出面求情,他们再认错或者赔偿,先把眼前这个困难度过去再说。

  而且他虽然已经想到了一点什么,但是,他依然心存侥幸。

  因为,他也还有依仗。

  见到卢曼妮不说话,他又转头看着李牧阳,一脸讨好,低三下四的说道:

  “这位大少,我不知道您的身份,得罪了您的朋友,我们愿意认错道歉,我家跟北山某个豪门还有点亲戚关系,希望您高抬贵手。”

  李牧阳眼皮子一眨,淡淡一笑:

  “难怪这么嚣张,说来听听!”

  李子扬立刻说道:

  “我家跟元老会的李家,是亲戚。”

  李牧阳顿时呆了。

  杜风,徐青青,卢曼妮,都是一愣。

  包房之中,顿时多了一股古怪的气息。

  李子扬这边,金丽这个女人突然大声说道:

  “没错,我老公家里,跟李家可是亲戚,哼,就算你们厉害,但是你们敢得罪李家吗?”

  杜风笑眯眯的看着李牧阳,李牧阳皱着眉头想了半天,这才苦笑着看着杜风,耸了耸肩:

  “老大,我真的想不起来,不可能啊!”

  杜风眼中却闪过一丝似笑非笑,这表情看在李牧阳的眼中,却吓得他浑身一哆嗦,立刻赌咒发誓:

  “我发誓,绝对不知道,我如果知道家里还有这样的亲戚,早就灭了,曼妮,你告诉他们,我是谁!”

  卢曼妮的表情也变得无比的怪异,她用看着小丑一样的目光看着李子扬等人,尤其是那个叫做金丽的女人,

  “李子扬对吧?我对李中岳有点印象,呵呵,没想到你们居然还是李家的亲戚,那么你知道,这位二少是谁吗?”

  李子扬心头突然一阵的发虚,陪着笑说道:

  “二少应该也是元老会的豪门大少吧?”

  卢曼妮摇了摇头,遗憾的说道:

  “一群……蠢货,二少,就是李家的二公子,北山四小公子之首的李牧阳公子。”

  李子扬,陈暮,杨光的脸色陡然变得一片惨白。

  而金丽这几个女人,更是吓得花容失色。

  李子扬浑身摇摇欲坠,他突然想起了刚才两个人的对话。

  他的脸上,顿时火辣辣的疼痛起来。

  这脸打得,简直太响亮了。

  李家二公子,四小公子之首,李牧阳。

  对方一句话,不,一个眼神,就足以让他无声无息死十个来回。

  自己刚才说了什么?

  “在我的眼中,你们,连虫子都算不上。”

  “别废话,别装逼,给你们三分钟。”

  “有本事就我收回之前的话,没本事,就乖乖跪下来磕头认错。”

  天啊!

  李家身为北山第一豪门,多少年之前就开枝散叶,除了本家之外,当然还有一些远亲,这些远亲已经跟本家断了关系,李牧阳不知道,简直太正常了。

  而且,这些远亲旁系,很多也超出了五服之外的关系,根本算不上远亲了。

  李子扬就算是再傻逼,也知道自己今天犯了多大的错误。

  卢曼妮都是他需要陪着笑都巴结不上的存在,能让卢曼妮小心翼翼讨好的李二少,更是顶天的牛逼货了。

  而李二少的老大……!

  天啊!

  李子扬立刻狠狠一甩手,一个耳光扇在了金丽的脸上,气急败坏的吼道:

  “贱货,看你做的好事!”

  金丽被这一个耳光打傻了,歪着脑袋倒在地上,好半天都没醒悟过来。

  李子扬一脚再踢开身边的周雨,然后走到还端坐在一边,不知道是吓傻了,还是怎么回事的王雪面前,居高临下,死死盯着对方不说话。

 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,王雪恐怕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。

  王雪怎么也没想到,事情会变成在这样。

  今天的冲突,她就是罪魁祸首。

  其他说起来,她跟徐青青之间,也没有多大的怨恨,只不过就是上学那会儿,两个人发生过几次摩擦而已。

  但是她是一个心眼极小的女人,总是想着报复,毕业之后的几次聚会,她更是明里暗里,都在针对徐青青。

  这次的聚会,其实也是她怂恿金丽和周雨张罗的,为的,也是为了羞辱徐青青。

  原本她以为,徐青青带来的对象,怎么也应该是一个金领,到时候让李子扬,陈暮他们出场,碾压羞辱一番。

  但是她没想到,徐青青带来一个穷屌丝,那副打扮,让她就十分厌恶。

  所以,她觉得没有必要跟这种穷屌丝坐在一起吃饭,赶走算了。

  但是万万没想到,穷屌丝的身份,居然这么逆天。

  见到李子扬那血红的眼神要杀人,王雪这个女人也彻底吓傻了。

  她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,脸上哪里还有半分的高冷,求助的看着陈暮,结结巴巴的喊道:

  “陈暮,我……帮帮我!”

  陈暮心头突然冒出一股邪火,脸色狰狞无比的跳了起来,狠狠一脚就踢了过去:

  “帮你麻痹啊!贱人,看你惹的祸,今天要不是你,我们……我们……!”

  陈暮也说不出话了。

  包房之中,突然陷入了一阵死寂大当中,但是,一股恐怖的压力,却压迫得李子扬等人喘不上气来。

  李子扬开始浑身冷汗直流,但是他却不愿意等死,哀求的对着李牧阳说道:

  “二少,我们是一家人啊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就饶了我们吧!”

  在他看来,自己毕竟也是姓李,而且跟李家算是亲戚,只要李二少松口,今天的事情,就好办得多了。

  李牧阳却气得想要杀人。

  该死的东西。

  李家是如何有今天,他比谁都清楚。

  眼前这位杜少,他喊人家老大,那还是他厚起面皮喊的,人家认不认他当小弟,都还是两说。

  这位杀神,喜怒无常,万一因为这件事迁怒于李家,那李家在北山的地位,直接就垮了。

  他看都不敢李子扬,对身旁的杜风拍着胸脯说道:

  “老大,一句话,要死要活?”

看过《辣手兵王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