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古剑迷踪 > 第九十九章 波澜环谷
  

  宽敞的客厅里。一个老者,大约五十多岁,头发染得漆黑,眉毛很厚,眼袋低垂,眼角有几丝皱纹。鼻子端大,嘴唇略厚,脸颊缓平,两腮阔圆,两只耳朵也是垂着不少福肉。

  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。他轻轻端起一杯茶,缓缓摇动,抿了一口,面带微笑的又把茶水放在了桌上的黑檀的茶盘上。

  “小林啊!难得你能来一趟啊!记得你还小着的时候,经常来我这里玩。那时候,你就已经长得很标致了。也不知现在有没有如意的对象啊?”

  “方伯,这是好不容易前来看望您,您却在为我来操心。”

  “前些日子地震,恐怕是因为六角塔楼里的记忆之门被打开的缘故。听说你和你道明哥哥正在寻找李遁,不知现在可有线索了?”

  “这个李遁不好找,听说他进了地下的洞里去了,那里也被合上。据说六十年才能打开一次。”

  “哦。”老者哦了一声,再次把端起来的茶杯放在了茶盘上。道:“那这样,估计李遁凶多吉少了。最近我听说他的事情都交给了他的儿子*来掌管。这个*应该也是你们的调查对象吧!”

  “是的!这个*,手下有个盗墓的团伙。这盗墓团伙有些来头,为*贡献了不少的资源。*拿着这些宝贝,已经在外面开了好几次地下拍卖了。而且每次都是油水大捞,赚钱不少。在海上,我们已经截获了几件像样的宝贝。目前正在收集*的犯罪证据。

  这次来,也是为了让方伯为我们鉴定一下这些宝贝的来历。”

  “嗯!不错不错!不能让这些瑰宝随便外流啊!夏林,你们做得好!”老者称赞着夏林。

  正说着,外面进来一人,四十来岁,像是这老者的秘书。说了声:“先生,人来了,就在门外呢。东西也带着呢!”

  老者道:“让他进来吧!”

  秘书退下。

  夏林好奇的问:“方伯?什么事情?”

  方伯见了,示意让夏林坐下:“不用回避,就是一个小贩,听说他弄出些老物件来。今天让人把他请来看一看。”

  夏林听了,便坐了下来。

  不一会儿,年轻的梁子轩从外面走了进来。手里拿着个太极双鱼法器。

  拿上来之后,梁子轩见有客人,便双目不敢斜视。

  方伯接过那件法器仔细端详,见玉质非凡,做工精美。不是凡品。沉吟片刻。说了声:留下吧!

  此时,梁子轩才敢抬头去看。

  这一抬头,却被夏林认出了。试着喊了一声:“梁子轩?”

  梁子轩惊讶的向这位客人望去,见原来是自己认识的夏林。

  之后,夏林把几样东西,交给方伯来过目。

  方伯名方道,是洋浦鉴定方面的权威人士。也是夏林的一个伯伯。见了夏林截获来的宝贝,是非常的震惊。

  夏林趁着方道鉴定的时候,与梁子轩交谈。

  梁子轩一向对夏林敬畏,俱实话实说。把自己从六角塔楼到藩王之墓的遭遇一并说了出来。

  当说到李遁已经出来的时候,夏林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
  遂先告别了方道,把几样宝贝全部留在了方道那里。

  通过调查,先救了黑子,然后去了鬼泉湖等。

  方道为夏林鉴定了宝贝之后,详细的把这几样宝贝的细则一一罗列,最后都交给了夏道明。

  他的手里拿着梁子轩送来的太极双鱼,开始进行研究。

  查阅了大量的书籍。最后只得到了只言片语。

  方道是个极善分析观察之人。通过着只言片语,他便推演出了相关的证据。

  渐渐发现,这太极双鱼来历并不简单。似乎还有这其他用处。

  于是把这双鱼法器画了一幅图,打印出来。拿去让自己圈里的一些人辨认。

  经过不断地走访。终于有一个老者认出了这东西。

  那老者当时正坐在轮椅上养病。方道把那老者推着,来到僻静处,把手上的图片展示给老者看。

  那老者见了这东西,惊呀道:“这??这这双鱼的眼睛!它还差两只眼睛”

  说完,就心脏病复发睁眼而亡了。

  方道心中有数。看着死去的老者,方道两只眼睛放光。他把老者的眼睛抹上。然后推着他交给了远处站着的护士。

  说老者睡着了。

  之后,方道便马不停蹄的为这两只鱼找眼睛,当他翻阅相关资料的时候,终于在金乌墓山的资料上找到了一些线索。

  听说金乌墓山出现异象之后。他便联系了在网上传播金乌墓山异象消息的人,张青。

  经过向张青了解事情后。方道决定,他要去金乌墓山一趟。

  黑暗的山洞里,忽然一阵冷风吹来。

  罗小飞感觉后背透凉。

  黑子瑟瑟发抖的说道:“这洞里怎么这么冷,简直跟进了冰窖一样。会不会是狼人在耍诈,故意把我们带到这条死路。想让我们几个冻死在里面?”

  “我看不像,当时看狼人的神色,确实是动了念头。我们向前走着。这边的空气已经清新不少了。”罗小飞说。

  梁子轩询问马兰说:“你是怎么知道这狼语的呢?”

  马兰看了看梁子轩,倒是比黑子顺眼一些,便说道:“之前我的一个师父教的。”

  “就是带你们去过‘莫比乌斯墓’的那个?这还真是个活化石。连狼人的话他都懂。不过看你刚才说狼语的样子。倒比我见过的一个人差点。”

  梁子轩卖着关子,但是马兰不理会他了。

  周发发,一直跟在罗小飞身旁,此时他看罗小飞,更像是看着大神一般。最重要的是他觉得罗小飞的胸襟广阔,思维奇特,让人捉摸不透。最重要的是,他平易近人。对自己很好。所以他便决定要跟定罗小飞了。

  一路上周发发观察着罗小飞的举止,时不时的还主动帮罗小飞端茶倒水,殷勤备至。

  几人在这洞里走着,一个拐弯,眼前忽然一亮。竟然来到了出口。

  出口正对着一面石壁。

  几人走出来,发现了旁边的路。

  顺着路走。果然来到了上面的一层。

  抬头看看,后面的那座高山已经离自己有些距离了。

  他们现在是在三座山的中央地带!再向前走,见到远处有一圈圈环形的山坡。

  山坡不高,处在三座高山的中心地带,绵延十几公里。周围有大量的玄武岩。

  “看来狼人说的火山口就是那里了!”罗小飞用钢锹指向了远处的山坡突起。

  众人望去。这里的山谷环中有环,似是大地上起的波澜。不过这些波澜确是坚硬无比的玄武岩。

  粗略的看了一下。罗小飞发现这里至少有好几百万年的历史了。

  这里的传说是曾有金乌坠地葬于此处。看这形式,这一地带,在百万年前的某个时期,整片都是炙热的岩浆。

  天空云雾叆叇。有蓝天相衬,还算明朗。估计正午时分,几人就能够到达这些波澜的中心。

  众人正走着。天空盘旋而来一片阴影。仰头看去。原来是那金头巨鹰在天空盘旋。

  这片大的山谷中间,并没有什么可以遮挡的地方,就连草木也长的稀少。

  一行人看着这只巨大的山鹰。都觉得有些心慌。

  “得想想办法,把天上的这碍事的山鹰除了才行!”黑子由于被这山鹰捉弄过,所以气岔,紧握着钢锹对着上面的巨鹰说。

  话音刚落,就听天空飞翔的老鹰一声鹰啸!像是听明白了黑子的话,调转过头来。直接向着罗小飞他们几人俯冲下来。目标竟是黑子!

  黑子见了老鹰这气势。骂了一声!

  然后以手中的钢锹指着巨鹰大喊:“我操你个先人!来!你敢飞下来,我就一铲子把你的头砍下来!”

  边喊,边对着巨鹰做出了攻击的态势。

  巨鹰根本不惧黑子。径直的向着黑子抓了过来。

  速度很快,眼看越来越近了。

  其他五人,也并不闲着。各自准备了武器,都要瞄准机会来给这巨鹰猛击。

  巨鹰冲到离地面十几米的时候。突然!一条光影从地上窜了出去!直接咬在了巨鹰的脖子。

  巨鹰没想到会中途遭伏,而且来的是这么迅猛,这么准确。

  吓得一声悲鸣。倒扑着翅膀向着上空飞去。结果却是越飞越无力,越飞越低。

  众人抬眼看去,见巨鹰被蛇王咬住了喉咙。

  巨鹰拼命挣扎,却无济于事。用利爪使劲勾着蛇皮。却发现蛇王的皮要比铁甲还要结实。

  为了防止巨鹰乱动,蛇王在半空中将自己的身子一蜷,将山鹰的翅膀死死缠绕住了。

  巨鹰当时失去了动力,飘飘忽忽的抟抟开始下降。最后终于掉在了地面上。

  为了看着蛇王战鹰,黑子第一个爬向了前面的环坡。

  眼前的形势十分的紧张。

  巨鹰虽然中了蛇毒,但是还在苦苦挣扎,用尽了力气扑腾着。

  蛇王却已经放开了巨鹰,把自己的身子直立起来有一丈多高。警觉的看着地上还在垂死挣扎的巨鹰。

  这巨鹰的身子都是羽翼占了面积。若是没了羽翼。和蛇王差不多大。

  巨鹰此时已经紊乱了。它左扑一下,右闪一下。就是扑不到蛇王。

  蛇王迅猛,将自己的上下颌张开有一百八十度。獠牙森森的对着巨鹰。造成一种非常强势的样子。

  此时,罗小飞他们也跟着黑子爬上了坡头。看着这一场惊心动魄的咬斗。

  很明显,之前蛇王出现,是救了罗小飞他们的。说明这蛇王还是想寻求罗小飞他们的帮助,所以屡次出手相助。

  巨鹰终于不动了!

  蛇王张开大嘴,颈部鼓囊囊的。越来越大,越来越涨。

  接着,一团烈火从蛇口中喷出。滚滚向巨鹰的尸体烧去。

  巨鹰的羽毛顷刻燃烧,化为焦泡。火烧之后,巨鹰身上一阵烟冒,变成了一个干瘦的黑炭鹰。

  黑炭鹰的颈长腿细翅膀干。浑身还冒着烟。

  蛇王再一声嘶吼。张嘴把焦黑的鹰尸吞入腹中。

  巨鹰的尸体就像是散了一样。变成齑粉,进入到了蛇王的喉咙里。

  顷刻间化为乌有。

  蛇王满足的向中间地带游离而去。

  看了这些。黑子总算出了一口恶气。

  一旁的周发发却已经吓的魂飞魄散了。

  “小飞师父。世界上怎么会有蛇王这种生物啊!太恐怖了吧!”

看过《古剑迷踪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