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星辰变 > 第十一章 炼器宗师 上
“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秦羽皱着眉头,仔细看着双手间的火红色晶石每一处,“这晶石重量大的出奇,还可以发出火红色光芒,晶石本身还是温热的。”

    秦羽在王府中藏宝库也见过不少宝贝,在云雾山庄中也看过许多书籍,这潜龙大陆中一些宝物他还是知道的,然而对于这火红色晶石,秦羽却是一点眉头都没有。

    秦羽一把放下火红色晶石,轰的一声落于地上,重量的确骇人。

    “先试试硬度怎么样,这晶石如此的重,而且我那一掌下去,巨石碎裂这晶石也没有碎,应该很硬。”秦羽伸手成爪,施展开鹰爪功,猛然抓向火红色晶石。

    金铁撞击声响起,火红色晶石连一印痕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嘶~~”秦羽倒吸了一口冷气,感到攻击的五指发麻,自己的全力一爪连一点痕迹都留不下,可以想象这晶石的坚硬程度,秦羽皱眉想了想,猛然掉过头来道:“小黑,你来试试,看这晶体到底多硬。”

    小黑兴奋地晃动脑袋两下,双翼一扇,便冲天而起,而后俯冲而下,那双利爪狠狠抓在了晶石之上。

    又是金铁铿锵声,晶石连一道印痕都没有。小黑降落了下来,眨巴眼睛看了秦羽一眼,显得很是丧气,似乎自己为自己利爪的失败而感到憋屈。

    秦羽目瞪口呆,好一会才兴奋地眼睛发亮:“哈哈,赚了,赚了,小黑的鹰爪可是连玄铁都犹如破纸一样轻易抓裂,坚硬程度堪比仙品武器,连他的鹰爪都无法撕裂,这晶石至少是一种珍贵的炼器材料,恩,再用鱼肠剑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秦羽单手一挥,一道黑光一闪,猛地劈在火红色晶石之上。铿锵声响起,秦羽握着手中的鱼肠剑,兴奋看着眼前的火红色晶石:“如此巨大的顶级矿石,绝对是无价之宝啊。说不定可以练成出仙品上级兵器。”

    鱼肠剑,仙品下级兵器。

    矿石经过许多复杂的程序,最终才炼制成兵器,兵器可是比原本的矿石坚硬的多。比如当初的炼制成鱼肠剑的陨石,绝对无法承受鱼肠剑的劈砍。这火红色晶体竟然连鱼肠剑都留不下丝毫痕迹,其坚硬程度绝对达到惊人的地步。

    就是仙品中期的矿石,估计都要在鱼肠剑劈砍下留下痕迹,那这火红色晶体呢?

    “仙品上级的矿石,说不定……还要更高。”秦羽双眼发亮,一个修炼的高手对于一件顶级兵器的追求,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,秦羽当然梦想得到一件绝对的神兵利器。

    单单晶石本身,就比鱼肠剑坚硬了不知道多少,如果炼制成兵器,那……

    “小黑,我们回山庄。”秦羽脱下外套覆盖在火红色晶石之上,而后一把抱了起来。如此珍宝,秦羽也知道不能搞的人尽皆知,虽然他并不在意,可是王府中的规矩秦羽是知道的,连鱼肠剑这等兵器都要保密,更不要说更加珍贵的火红色晶体了。

    抱着两千斤晶体,秦羽立即朝云雾山庄赶去,或许只有他如此变态的人才能搬动这个晶体吧。

    云雾山庄中,秦羽一阵轻松地走出了地下密室。

    “抱着两千斤从山林深处赶回来,还真是有点累。”秦羽活动了双臂,脸上却是笑容,得到如此珍宝秦羽的心情当然很好,“如果父王得知这个消息,肯定高兴的很。”

    秦羽笑着朝连言居住之所走去,忽然阴面走来二人,一比秦羽略微高些的青年,还有一个柔弱的绿衣少女,那青年强壮的很,而那绿衣少女有着精致的五官,最吸引人的是那柔弱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羽哥哥。”绿衣少女看到秦羽,顿时眼睛一亮,快速跑了过来,“羽哥哥,你这次出去修炼都差不多好几天了,也不去看我一眼。”少女嘟哝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璐,等我空闲下来,一定多陪陪你。”秦羽爱怜摸了摸小璐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绿衣少女正是小璐,而旁边的青年也就是铁山,他们兄妹拜了连言为师,小璐不喜打打杀杀,只是修炼内功,平常多是吹笛,腰间那杆玉笛就是秦羽送于她的。

    “老说空闲,可是老不空闲,羽哥哥,你不能休息休息么。”小璐有着一丝不满,她的羽哥哥经常说空闲下来陪她,然而她的羽哥哥什么时候空闲过来的呢?

    “休息?”秦羽微微一怔,从八岁幼儿的时候到如今十八岁,秦羽真正休息的时间一只手都可以算的出来。他心中有的一直是努力修炼努力修炼,早日能够帮助到父王,能够成为自己父王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“小璐,不要胡闹。”铁山训斥道,而后铁山看向秦羽笑道,“小羽,你是去找老师的吧,老师他正在庭院中休息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先去找连爷爷了。”秦羽打了个招呼,便朝连言住所走去。

    而小璐却是凝眉看着秦羽的背影,鼻子微微皱起:“羽哥哥他总是这么忙碌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歇息下来。”小璐在云雾山庄也快五年了,自然知道秦羽修炼的刻苦。

    “小璐,别这么说了,小羽和我们不同,他虽然贵为镇东王三世子,可修炼的却是最苦的外功。记得当初我来的时候看到他用手铲铁砂!”铁山似乎回忆起了他看到那一幕。铲铁砂,那是秦羽指力达到一个极高地步才开始练的。如果一开始就用铁砂,手指绝对会完蛋的。

    铁山眼中尽是惊叹:“铲铁砂,手指犹如针刺一样的疼啊。十指连心,其中的疼痛根本不是小璐你所能想的。然而每日训练,锻炼指力不过是他大量极限训练中的一种而已,从清晨到日落,小羽他的每一项训练都是冲击人体极限。身体一直在受着极限挑战的折磨。而这样的训练……他从八岁就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铁山看着秦羽的背景,有的只是敬佩。

    小璐看着秦羽的背影,眼中闪发着道道彩光。

    在她心中,羽哥哥永远是开朗的,对人极好,就好像太阳一样让人感到温暖。就是这个羽哥哥,一个镇东王的世子,却是从八岁开始经历那些极限的身体折磨。

    虽然有流星泪,然而要发挥流星泪的效力,也要让秦羽达到训练到生理极限。手指锻炼到疼痛欲断、深蹲训练到双腿肌肉抽筋疼地头脑发胀地步……只有达到生理极限,流星泪才会发挥神奇的效力。

    想要得到什么,必须付出。

    秦羽达到如此境界,也是付出了许多、许多。

    连言庭院中,连言躺在躺椅上,喝着茶,享受着那份宁静。

    “连爷爷。”

    连言一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便笑的眼睛眯了起来,转过头来看着秦羽笑道,“小羽啊,很罕见啊,现在还白天你竟然就训练回来了。”看到秦羽,连言心中总是抑制不住高兴。就好像爷爷看到孙子总是会不由自主高兴一样。

    秦羽从院门走了进来,有那火红色晶石,秦羽现在需要的就是找到一个炼器高手,当然,要找炼器高手,秦羽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询问连言。

    (今天晚上有些事情,到现在才更新,愧疚惭愧啊!!!)

看过《星辰变》的书友还喜欢